简析垄断协议参与者的起诉主体资格

简析垄断协议参与者的起诉主体资格

蒋利玮

 

      《反垄断法》第五十条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依据该条规定,由于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获得垄断利润,致使他人遭受损失的,受害人可以提起民事侵权之诉主张损害赔偿。但是,对于垄断协议的参与者,能否向其他参与者主张损害赔偿,法律并无明文规定。

      从西方国家反垄断诉讼的历史上来看,都曾经出现过禁止纵向垄断协议实施者提起诉讼的观点。

      1921年,美国第二巡回法院在Eastman Kodak Co. v. Blackmore案中指出,所有共谋协议的参与者,不论他们扮演是大还是小的角色,他们参与共谋这一点是根本事实,因此,任何一方都无权获得损害赔偿,任何人也不能就他未发起的但从中获利的垄断行为主张清白。

      1998年,英国上诉法院在Gibbs Mew PLC v Gemmell案中指出:罗马条约(1957)第85条致力于保护第三方竞争者,而不是垄断协议的当事方,因此,因此垄断协议一方当事人无权请求损害赔偿;违反第85条的协议是非法的,协议当事人不能基于非法合同请求损害赔偿。

      随着反垄断诉讼的发展,上述观点逐渐被修正。1968年,美国最高法院在Penna life Mufflers Inc. v International Parts corp.案中指出,原告可能和被告一样要受到道德上的谴责,但法律应当鼓励他诉讼,这是基于更高的促进竞争的公共利益的要求。对当事人过于挑剔的道德价值评判,只会严重破坏私人诉讼作为反垄断执法防御物的作用。

      2001年,欧洲法院在Courage Ltd v Bernard Crehan案中指出,在反垄断法上,私人提起损害赔偿诉讼的权利被视为符合社会公共利益,不论该事人是竞争者还是直接购买者,甚至是限制竞争协议的当事人,都有权提起损害赔偿诉讼。

      对垄断协议的参与者之所以从否定诉权逐渐演变到有限肯定诉权,其原因在于,反垄断民事诉讼不仅仅是维护个人利益的私益诉讼,而且对维护公平竞争的公益诉讼。由于垄断协议特有的隐蔽性,公共执法机构和受害热很难发现垄断协议并收集到有效证据。垄断协议当事人是最了解这一违法行为的人,允许其提起诉讼,有利于从内部瓦解违法行为主体,降低反垄断执法和司法的成本。

      在北京锐邦涌和科贸有限公司(简称锐邦公司)诉强生(上海)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强生(中国)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共同简称强生公司)纵向垄断协议案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也支持了纵向垄断协议参与者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的观点。

      该案中,锐邦公司是强生公司在北京地区从事吻合器及缝线产品销售业务的经销商,双方签订销售合同约定,锐邦公司不得低于强生公司规定的产品价格进行销售。2008年7月1日,强生上海公司致函锐邦公司,以锐邦公司于2008年3月在人民医院的竞标中私自降低销售价格、获取非授权区域的缝线经销权为由,扣除锐邦公司保证金2万元,并取消锐邦公司在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医院、北京整形医院的销售权。

      锐邦公司以最低销售价格约定属于《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的垄断协议为由,向强生公司主张赔偿经济损失143万元。强生公司则主张,即便该协议是垄断协议,锐邦公司也是该协议的实施者、参与者,《反垄断法》保护的是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并不保护垄断行为参与者、实施者的利益,因此锐邦公司没有诉讼主体资格。

      法院判决认为锐邦公司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理由如下:

      1、锐邦公司由于执行该协议可能失去在最低限价以下销售的机会,进而可能失去部分客户和利润。

      2、锐邦公司由于违反限制最低转售价格协议受到处罚而遭受的损失,可能属于因垄断行为导致的损失。

      3、合同当事人之外的利益主体(包括消费者)通常很难知道垄断协议的具体情形,如果不允许知悉内情、掌握证据的垄断协议当事人提起反垄断诉讼,垄断协议这种违法行为就很难受到追究。

      4、《最高人民法院垄断纠纷审理规定》第一条规定“本规定所称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是指“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失以及因合同内容、行业协会章程等违反反垄断法而产生争议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的民事诉讼案件”,锐邦公司即是因为《经销合同》内容是否违反反垄断法与强生公司存在争议而提起诉讼,因此锐邦公司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法院判决的第1条理由针对锐邦公司因为参与纵向垄断协议而可能遭受的损失;第2条理由针对锐邦公司因为未执行纵向垄断协议而可能遭受的损失;第3条理由与美国最高法院在Penna life Mufflers Inc案中的考虑类似,即从反垄断司法政策出发赋予锐邦公司诉权;第4条理由则似有牵强之处,因为本案并非合同之诉而是侵权之诉。

      从合同法的角度来看,纵向垄断协议,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属于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约定应属于无效合同。依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后,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简而言之,垄断协议的参与者是否有诉权,其实质在于是否承认因为参与纵向垄断协议而可能遭受的损失属于法律上可以保护的利益。从锐邦诉强生案来看,我国法院承认垄断协议参与者的起诉主体资格。

      最后需要明确的是,对于限制竞争负有显著责任的一方当事人无权向合同另一方要求赔偿。否则将会发生其在参与垄断协议时满足了其经济利益,而当其发现垄断协议不能再为自己带来利益时,便提起诉讼主张损害赔偿,这显然不利于公平竞争秩序的建立。